蔚来股价周一涨9%市值达450亿美元高于上汽集团

蔚来股价涨势如虹,周一涨近9%至33.32美元,盘中最高达34.94美元,创新高。

一个有意味的细节是,我听闻另一家充电宝公司也有上市意向,便向他们的一位投资人求证。对方不予置评,但随后也跑去询问上市资讯,该公司又回复对方,“没有听说。”

魏萌也有相同的观点。她告诉投中网,如果美团拿资源和钱去大力补贴的话,是很有可能挤死其他家的,“毕竟是降维攻击”。在她看来,共享充电宝作为生意而言,现在市面上的几家收入利润还是不错,但取决于美团用多大资源去砸。“如果用很大资源去砸,其他家都会变得不盈利,市场份额也会被侵蚀比较快。”

蔚来2020年前十月累计交付31430台,同比上涨111.4%,自2018年6月至今累计交付63343台。

今年5月,美团第三次杀入共享充电宝。此前,美团曾于2017年、2019年启动充电宝项目,但两次折戟。公开资料显示,美团再次启动该项目后,开始疯狂地推,拉起了百城大战,通过人海战术快速实现美团共享充电宝的线下覆盖率。

最接近上市的是小电,投中网获悉,截至10月16日,小电科技刚结束第二期上市辅导工作。接下来还有下一阶段辅导重点,包括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等。换句话说,小电或许很难在年内上市。

现在,市面上的共享充电宝基本分为三类:即将上市的、没有上市的,以及美团。

不过,一名接近长隆集团的人士告诉我,如果长隆游乐园区要和共享充电宝合作,不太可能单独做,大概会与一个大客户/大品牌整体合作。“比如腾讯,腾讯投资的项目也可能优先,大体量的合作就有成本效应,单独一家家小的聊,没什么意思。”

连上市,也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状态不一样。以往,一家互联网公司提交IPO申请后,竞对公司也必然陆续传出IPO消息,比如快手抖音、Uber和Lyft。今年7月,小电接受上市辅导,计划在创业板上市。但至今,半年了,再没有其他家的上市传闻,而小电仍然处在辅导期。

这个地推有多疯狂?有个说法是这样的:只要商家和美团签约美团共享充电宝,客人使用一次美团和点评的真是点击量就会增加一次,用得越多,餐厅排名越靠前。

现在二级市场很好,应该趁早上市,但美团“碾压”已抬头

不止一位投资人在接受投中网咨询时,都好奇我们的选题计划,“是近期有公司要上市吗?”

行业冷得连负面新闻都极少,诸如偷盗充电宝、专利起诉也都过去了。偶尔会有媒体翻起王思聪和陈欧打赌的旧账,然后就是涨价,才有人发觉,“噢,原来闷声赚钱了”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我,涨价应该是从美团充电宝开始的。

一家共享充电宝公关总监称,价格还是去年的价格,没有涨。转头又告诉我,怀疑有人在炒作话题,“刚开始看到报道时,我们还挺紧张的,以为有人要打价格战,做铺垫。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
有投资人认为,现在二级市场很好,如果能上市的话,就应该趁着这个窗口上才对。“如果他们没有打算上市,那有可能是因为市场份额或者收入往下掉了,不具备IPO基础。”

共享充电宝的定价,对标的是当地一瓶水的价格

这或许是共享充电宝的基本定价方式,但每个投放点的价格其实由商家最终决定。此前,一名白牌共享充电宝代理告诉投中网,商家与共享充电宝合作的方式有两种:一是充电宝机器买断,二是租赁。“选择一种方式后,我们给他们一个后台,自己定价,一般一个充电宝1-5块钱/小时。”怪兽充电的公关总监谢良梁也向投中网表示,充电宝的定价是跟商家通过合同约定的,不能从后台直接去调价格。

DCM的投资副总裁魏萌认为,“现在涨价了,你还是一样用,就说明用户在快手机没电时,价格敏感度是不高的,或者至少它的目标客户群是价格敏感度不高的。”

一位业内人士对我分析说,共享充电宝行业里,至少“三电一兽”(街电、来电、小电和怪兽)不会涉及此事。当下小电处于上市辅导缄默期,另外三家也还陷在竞争里。该人士觉得,共享充电宝从不被看好,好不容易熬到“闷声发财”,又何必自我伤害?

共享充电宝早就没新闻了。

其中,电动智能轿跑SUV蔚来EC6交付883台。这是EC6首个月度大规模交付,EC6是蔚来第三款量产车型。

曾看过共享充电宝的投资人告诉我,共享充电宝的一个定价方式,是对标该城市一瓶水的价格。“比如,你在一个高山的景点上,水就卖得很贵,同样那个地方如果是人流量很大,但是可供充电服务的比较少,它(充电宝)就会卖得很贵。”

一位不愿具名的VC投资人表示,今年美团来了,共享充电宝用户端也没降反涨,也可能是从商户端补贴,而不是用户端。“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其他品牌要跟进,就不赚钱了,但不跟进点位就会失守,收入和市场份额就会下滑。而且美团用的是流量去补贴,其他家想跟都没机会。”他说。

比如融资,2017年后就很少了。以“三电一兽”为例,2017年四家公司一共12次融资,2018年3次,2019年1次,今年1次。根据投中网不完全统计,过去4年四家共享充电公司共融资约21亿元。21亿元是什么概念?差不多是共享单车2017年1月融资的规模,19.2亿元。

根据投中网梳理,2018年以后,财务投资人已经很少往共享充电宝行业投钱了,最近一单公开融资是今年4月苏宁战略投资小电科技,显然是产业逻辑。

但有投资人认为,上述的方式可能是为冲流水,因为利润估计都被点位方(商家)吃掉了。

没有上市的是街电、来电和怪兽,以及其他品牌。如果你打开共享经济的贴吧,最常见到的帖子便是招共享充电宝代理,上面有一千种共享充电宝的品牌可以选择,甚至你可以自己创造一个品牌。

共享充电宝没新闻,这话可不是我说的。一个在共享充电宝行业做了2年多的PR最近辞职了,因为“业务能力得不到提升”。她告诉投中网,“共享充电宝行业很安静,在公关方面没什么事儿做。”

“共享充电宝为什么收入利润比较好,是因为它们可以直接卖掉,在损耗之前就卖掉,这里有一定的利润,充电宝本身的成本其实还好,没有单车那么大。卖掉充电宝是它们收入利润的重要来源。”前述VC投资人告诉投中网。

按照此逻辑,对共享充电宝来说,背后的投资人资源广度和深度也是一种竞争优势。而这,恰恰正是美团的优势。另一方面,下沉市场的商家似乎也绕不开美团和点评。“美团有天然的优势,有钱有资源团队也不错。而且,团队能力匹配度还挺高的,怪兽的COO就是美团出来的。”不愿具名的VC投资人说。

如图所示,蔚来市值约449.4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3006.8亿元),相比而言,上汽集团(SH:600104)市值约2821.56亿元。

魏萌曾于2017年和2019年两次看过共享充电宝的项目,但都没有出手。一个原因是认为共享充电宝的市场规模没有那么大,另一个则是美团充电宝的威胁。“POI基本都是重叠的。”POI(Point of interesting),也即是兴趣点,就是在地图上任何非地理意义的有意义的点:比如商店、酒吧、加油站、景区、医院、车站等。

最后一类则是美团,大公司生态中的一环。

上海网警发布47秒视频,提醒火车站买的充电宝、扫码送的充电宝,甚至商场的共享充电宝,都可能被植入木马,盗取隐私数据。

此前艾瑞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,短期内很难有品牌打破“三电一兽”格局。要改变这种竞争格局有四种方式:电池技术、强资本扩大市场占有率、头部玩家合并,以及美团等巨头入局。

“太狠了”一位关注充电宝行业人士说,“这个服务推出感觉八成餐饮都会投奔美团,现在买流量本身就是一个无底洞,能真实有效地提高哪怕一次点击量,而且不用商户处钱都是好事。共享充电宝除了客人使用外,还有员工使用,分账比例也差不多,美团这招实在太狠了。”

手机充电确实是刚需,尤其当下进入冬季,手机耗电量更迅速了,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就更高了。就像口渴了,再贵你也会在山顶上买一瓶水。共享充电宝同理,手机没电时,再贵,你也会借一个充电宝,但你不会管它是什么品牌。关于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困境,此前投中网在小电提交上市申请时做了相关报道《朱啸虎半小时就投资、美团三次杀入,这个行业或迎第一股》

我询问了多家共享充电宝公司,他们的反馈都很简单:注重用户隐私,线路不含数据传输线,仅提供充电功能。

蔚来昨日宣布,10月共交付新车5055台,创品牌单月交付数新高,同比翻番,并自今年3月以来连续第8个月实现同比增长。这是蔚来月度交付数首次突破5000台。

这真是个奇怪的情景:疫情线下冲击如此之大,共享充电宝也依然坚挺,没有哪家因此而倒下,反而不断涨价,商业模式越来越健康。

接近怪兽充电宝的人告诉投中网,现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激烈在B端,一是商家的猎取,POI上的扩大以及到下沉市场去,铺更多的充电宝;另一个是大项目,比如怪兽今年11月和迪士尼合作投放。

本周难得掀起话题,说共享充电宝可能被植入木马,会泄露隐私,结果落地的新闻重心也错过了共享充电宝。

现在,从结果来看,美团再次做充电宝对行业确实会造成“碾压”。至少,从“涨价是美团开始”的传闻来看,美团充电宝定价的话语权已经抬头。对其他品牌的充电宝,最关键的挑战已经来了:如何接美团的招?上市的窗口期开了没有?能开多久?

根据投中网了解,2019年下半年多家充电宝品牌告别“1元/小时”,纷纷上调价格,现在4-5 元/小时的情况也很常见。

掉的原因,指的是受美团共享充电宝影响。

涨价是被提及最多的。去年年底涨了一次,用户们似乎虽有抱怨,但也没有激起多大波澜。最近据说又涨了一次。